在线客服系统
厦门刑事律师
厦门刑事律师

父亲立下遗嘱将房屋给小女儿 法院却不认

来源:现代快报 企鹅号网址:http://www.xmmingtaixs.com/

明泰厦门刑事律师,专业律师团队从事刑事案件代理、如厦门刑事会见,刑事辩护,取保候审,保外就医,为当事人提供专业的全程服务:厦门刑事律师团队,众多资深厦门刑案律师,成功案例众多,主打各类刑事诉讼案件,充分行使法律赋予的各项诉讼权利, 拥有良好的口碑和同行的赞誉。

注明了年、月、日,并由代书人、其他见证人和遗嘱人签名,还主要载明了:特请徐某、蒋某作为见证人,遗嘱中将上述房屋归小女儿继承,作为小女儿赡养义务的补偿等等,形式上堪称“完美”,符合代书遗嘱的法定要件。然而,就是这样一份遗嘱,法院却不认。这是为什么?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男子杨某育有一儿三女,一家人共同居住在某村的房屋内。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女儿杨甲、二女儿杨乙都相继出嫁,户口迁出。老伴、儿子相继去世后,小女儿杨丙也结婚生子,随父亲杨某继续居住在一起,后杨某于2016年去世。


2018年5月,杨丙拿着一份遗嘱,将姐姐杨甲、杨乙告上吴中法院,称父亲生前留下遗嘱,将宅基地上的房屋归其继承,因房屋年久失修,小女儿要求认定其对房屋享有遗嘱继承权,以修缮房屋。


杨甲、杨乙则称没有见过该份遗嘱,遗嘱上的字也不是她们父亲书写的。


该份遗嘱在形式上比较“完美”,注明了年、月、日,并由代书人、其他见证人和遗嘱人签名,还主要载明了:特请徐某、蒋某作为见证人,遗嘱中将上述房屋归小女儿继承,作为小女儿赡养义务的补偿等等,形式上符合代书遗嘱的法定要件。


杨甲、杨乙要求对遗嘱中父亲的签名进行鉴定。但由于两人无法提供更多的案前自然样本,依据现有材料,鉴定机构无法判断父亲的签名是否系其本人所签。一时间遗嘱的真假扑朔迷离。


然而,对于遗嘱是口述还是抄写,两位见证人陈述并不吻合。见证人徐某称,遗嘱系杨某口述,由另一见证人蒋某书写,然后杨某及见证人签字。见证人蒋某则称,遗嘱是杨某事先写好的,杨某说自己写得不算数,让其抄一遍,然后杨某及见证人签字。


法庭提供了一组老年人照片,共18张,让两位见证人指认哪一位是立遗嘱人杨某。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两位见证人均将编号为10号的老人指认为杨某,而杨某的照片编号为15号,编号为10号与15号所示照片容貌明显不同。


法院分析认为,该份遗嘱载明的落款日期为2013年,杨某于2016年去世,如该遗嘱属实,则于杨某生前形成,但作为近亲属的大女儿和二女儿在父亲生前均未见过该份书面遗嘱,且杨某亦未向大女儿和二女儿明确表达过存在上述书面遗嘱。两见证人均称与杨某熟悉,但对照片进行辨认时,均指认错误,对杨某本人的辨认存在重大偏差,因此,两见证人是否真实参与代书遗嘱以及该遗嘱是否系杨某本人参与拟订存疑。关于遗嘱形成的细节,徐某、蒋某就涉案遗嘱系根据口述还是抄写形成陈述并不吻合,存在明显差异陈述。且根据杨某的档案资料显示,杨某文化程度较高,如其已书写好遗嘱,而再另请人见证抄写后再形成代书遗嘱,不太符合常理。


基于上述涉案代书遗嘱存在诸多疑点,遗嘱是否为杨某确定的意思表示无法确认,法院经综合判断后认为,根据现有证据难以认定涉案代书遗嘱的真实性,最终法院判决驳回小女儿杨丙的诉讼请求。

本文系转载_副本1.jpg

如遇到其它法律问题,可通过以下方式向明泰厦门律师事务所咨询。

微信号:mtzsls   电话:0592-5525123

专业律师http://www.xmmingtai.com/

离婚律师http://www.xmmingtailh.com/

刑事律师http://www.xmmingtaixs.com/

本文由厦门刑事律师   http://www.xmmingtaixs.com/ 进行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在线咨询